野朋友(1 / 2)

野朋友 晨星LL 3711 字 1个月前

【前方500米岔路口神农架林区】

高高伫立的路牌快速掠过。

摇摆的雨刷擦掉了车窗上凝着的白雾,看着那呵出的雾气,李哲的心中涌起了一丝渐浓的乡愁。

已经好些年了吧。

没想到公路都通到家门口了。

原本还以为得过几段山路才能到,现在看来准备好的防滑工具是用不上了,自己真是好久好久都没回来过了。

“爸,咱还有多久才到呀?”揉着惺忪的睡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孩子嘟囔着说道。

那是他儿子,叫李浩明,今年刚满六岁,才上小学一年级。

“就快到了……等你爹给车子加个油先。”

车停在了加油站。

看着走过来的大婶儿,从车上下来的李哲,客气地说道。

“阿姨,麻烦帮我把油加满吧。”

“好嘞,小伙子,是带儿子来旅游的?”

“不是,我是本地人……带儿子回老家来过年的。”李哲换上了本地的口音,却意外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那个味儿了。

老大妈笑了笑说:“没事儿没事儿,来这儿的基本都是游客,我们现在都讲普通话了。”

“是吗?”李哲微微愣了下,也换上了标准的普通话口音,脸上露出笑容,“那还挺好的。”

说起来。

自从自己去武汉读大学之后,就很少讲家乡话了。尤其是结婚有了浩明之后,就连老爹也开始在电话里说起了磕磕巴巴的普通话。

加满了油之后,父子俩继续上路。

车子开进了镇上之后,李哲也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不是因为路况,而是想多看看那熟悉而陌生的家乡。

一排排三层高的小洋楼沿着公路排列,家家户户都带院子,家家户户都买了车。

这里的生活不像城里那般繁忙,闲暇时老人们就坐在门口摇着扇子,看着院子里啄米的公鸡母鸡,和隔壁的老头唠嗑……

虽然这都是李哲想象中的画面。

毕竟现在是腊月,天还是很冷的,坐在门口和邻居唠嗑难度怕是不小。况且到了腊月份,按照土家族的习俗,家家户户都要杀年猪、打糍粑、备年货,还是挺忙的。

跟着导航才找到了家门口。

李哲将车停下,松开安全带。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小家伙这会儿也不困了,正好奇的东张西望。从小出生在城市里,对他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

“爸,这就是你长大的地方吗?”

“对,你爹就是在这儿长大的。”

“这里有学校吗?”

“有,当然有的,学校,医院,超市……城里有的这里都有,这儿是你爹的故乡,”李哲宠溺地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回车上吧,带你去看爷爷。”

“嗯!我要看野人!”

“野人?”李哲微微愣了一下。

“爷爷说,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里有野人,”儿子的眼中闪烁着炯炯光芒,兴奋地挥着小拳头说道,“爷爷说了,如果我和爸爸一起回来,他就带我看野人!”

哪有什么野人啊。

李哲看着儿子笑了笑。

他在神农架生活也有十几年了,从来都没见过那东西,都是些外地人在那儿自说自话地讲故事。

“这就是你想来神农架过年的原因啊。”

“嗯!”儿子用力点了下头,眼里仿佛有光,“爷爷还和我说了,野人的脚趾比我的胳膊还粗,脚有五个我的脚那么大。”

李哲笑着说。

“那这么冷的天,野人叔叔住哪儿啊?山里可没有暖气哦。”

“冬天住在暖洞里,夏天住在冷洞里,生活的可好咧,”儿子一本正经地用稚气未脱的声音说道,“还有还有,爷爷还说当年有科考人员被野人救过。”

被野人救过?

真有野人的话,难道不是会被吃了吗。

李哲心中如此想着。

似乎是看出来了爸爸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儿子撅了噘嘴,埋下了头小声嘟囔道。

“……不信就不信吧,南南也不信。”

“南南?”

“是我同桌……她也觉得我是在吹牛,还说我要长长鼻子,但明明就不是,”儿子赌气说道,“等我拍到了照片,过完年开学了,一定要给她长长见识。”

果然是小孩子啊。

只有成年人才讲现实,对于认定了不存在的东西,既不会感兴趣,也不会产生任何好奇。

李哲笑了笑没说什么。

其实在出发之前,他才和老婆因为在哪过年的事儿吵了一架。

肖华是武汉本地人,往年他都是随她回娘家过年。一来是近,回去方便,二来是两人一个是护士,一个是警察,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逢年过节回家不是那么容易。

本来今年也是和往年一样,他打算和媳妇一起回岳父岳母家吃年饭,然而不知怎么的,儿子和爷爷一通电话之后,突然开始吵着想回神农架过年。

“每次都是去外婆外公家,今年也回一趟爷爷家嘛。”

李哲无法反驳儿子。

确实。

一直以来都是他爹来城里看他,而他结婚之后却是一次没有回去过。

不是不想,而是太多生活上的琐事儿压着,工作上也走不开,他也曾想过这都是借口,但就是无法抛开那些各种各样的顾虑,抛开一切只为了回去看一眼。

因为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只有孩子,可以不用考虑现实。

不过今年他还是鼓起了勇气。

一方面是儿子的软磨硬泡,一方面是他也确实想回去看看了,于是便和领导请了假,踏上了回乡过年的归途。

虽然老婆并不赞同他的计划,而且说得有理有据。

“冬天那么冷,你带儿子回神农架,就不怕把他冻感冒了?你知不知道每年这个时候,我们科室要给多少孩子挂水。”

在医院工作的肖华,在这个问题上无疑是很有发言权的,而且这确实也是个问题。

若是平时的话,李哲没准就向老婆低头了,但这次不知怎么的,他神使鬼差地就顶了回去。

“现在谁家还没个空调,又不是只有城里才不会被冻着,再说那些传染病都是爆发在人多的地方,我倒觉得老家还安全呢!”

“你,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到底谁强词夺理,结婚以后哪年不是陪你回娘家过年。今年儿子想回爷爷家过年,我带他回去一次怎么了?”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们科室正是忙的时候,加班都加不完,今年我自己回娘家过!”

“你爱回哪回哪。”当时也是脑子一热说的话,李哲事后想起,心里也确实有些后悔。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后悔也来不及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今年过年俩人各回各家。

大过年的,他不太想去思考那些烦心事儿。

等过完年回去了,再好好道歉好了……

……

到了家门口。

开门的是老爹。

快六十岁了,身子却硬朗的很,尤其是那笔挺的腰板儿看着反而比一些年轻人都直。

按老爹的说法,自从他当了景区的护林员之后,天天山上山下的走,一顿能吃两大碗米饭,晚上还能喝二两小酒,生活美着呢。

老实说,听的李哲都有些羡慕了。

儿子一边喊着爷爷,一边喜笑颜开地扑了上去,李国平一把抱住了孙子,脸上的皱纹笑成了一团,开心的合不拢嘴。

“明明啊,让爷爷看看你长高了没!”

“长高了!爷爷,爷爷,我要看野人!”

“好嘞,一会儿让你爸爸带你去山上看,我昨天上山里头转悠的时候才看见了咧。”

放下了欢呼的孙子,李国平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儿子,伸了下脑袋似乎是在找什么,但没有找着。

“爸,你身体还好吧?”

“好着呢……肖华呢?咋没和你一起回来。”

“她……今年工作比较忙,要加班,就没跟我一起回来。”李哲没好意思把吵架的事情说出来。

李国平点了点头,也没有追问,只是叹了口气感慨道。

“忙点好啊,她是医院工作的,要治病救人……外面冷,快先进来吧。”

……

几年前,因为大九湖生态移民搬迁政策,李家跟着村子里的人搬过一次家,从原来的坪堑村搬到了现在的坪阡古镇,住进了政府给安置的小洋房。

这两年景区的开发工作做得不错,镇上多了不少年轻人的影子,经济也好了许多。

家里添置了一些新家具,不过以前那些老家具和小物件都还在。

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屋子,李哲眼眶忽然有些湿润。

那些东西,老爹老娘都替自己留着,甚至就连那些黏在土墙上的奖状都搬了过来,一张都没有少……

“东西都在这儿,我前些日子才打扫过,你看还缺啥?一床被子够不够,要不要再添床?冬天这儿挺冷的。”

老娘抱着一床被子走了进来,看着儿子笑盈盈地说道。

好些日子没有看过儿子了,难得回来一趟,从昨天开始她就在准备了。

“不用不用,有空调呢,我盖张毛毯就好……这是?”看着墙上挂着的崭新的奖状,李哲投去了疑惑的视线。

注意到了儿子的视线,老娘看向墙上,随即笑着说道。

“这个啊,是你爹单位发的!当时中科院的地质学家过来考察,结果采样的时候不小心被困在了山里,是你爹背着个包进去把他们领出来的。最后不但人出来了,科研样本也都在,单位就给他发了张奖状,哄老头的!就他自己宝贝的不行,整天都来这儿看一眼。我和他说,让他挂自己房间就行了,他还偏不干,非要和儿子的奖状挂一起。”

听完了老娘的话,李哲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这事儿?爸咋没和我说?”

老娘叹了口气说道。

“还不是怕你担心,其实也没啥好担心的,这儿一片他早熟悉了,上山下山比单位里的年轻人还利索。这不,午饭都没吃有跑上去了。”

“大过年的都不放假吗?”李哲愣愣道。

“单位里的年轻人都回家过年去了,他也跟着放假了谁去那山上捡烟头啊?万一出了情况谁来报警啊?总得有人做,老头自己也开心,你就别管他了。对了,一会儿午饭吃了,你带明明去后山上转转。”

“后山?”

“明明不是要看野人吗?你带他去山上找找。”

看着一脸笑意的老娘,李哲苦笑了一声说道。

“妈,你咋跟爸一样糊涂了,这年头哪来的野人?”

“找找嘛,你忘了你爹小时候带你捉蝴蝶了?有没有不重要,带孩子去山上玩玩也好,现在山上都修了路,也不难走。老在城里待着,天天吸汽车的尾气,现在难得有机会呼吸下新鲜空气,你还不乐意了?”

被老娘一顿说,李哲无奈地叹了口气,去客厅找到了趴在地上玩玩具的儿子。

“儿子,爸带你去后山转转。”

听到这句话,明明立刻丢下了手上的玩具,两眼放光地看向老爹。

“去找野人吗?”

李哲略微迟疑,但看到儿子充满希冀的目光,还是笑着用力点了下头。

“嗯!”

“走,爸带你看野人去!”

“耶!我要拍照!”儿子兴奋地蹦了起来。

“好!爸把相机带着!咱们用相机拍,那东西比手机拍出来的还清楚呢!”

“哦哦哦!爸爸真好!”

……

后山的路很陡,两侧都是茂密的植被,但也算是有路。一条石砖路蜿蜒铺上上了半山腰,再往后就稍有些泥泞了,也得亏这两天没有下雨,要不李哲是断然不会带儿子上来这里的。

这种地方会有野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