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一次(1 / 2)

开篇前言:

呼呼呼~

唦唦唦~

重生罗盘再次转动。

俗话说的好,要想发财致富,就走重生之路。

在浩浩荡荡的重生路上,曾出现过无数个亿万富豪。

苦思十载,斯以为,重生,实乃吾辈生财致富之大道。

当共勉之。

......

回归正文: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天蓝蓝,云朵朵。

除了旁边榕树上几只不合时宜的麻雀啾啾几声外,一切都是那么宁静。

“啊~,头痛。”

“四毛,你终于醒了。”

“二...二舅妈?”荀柏言想,自己什么时候睡的那么死,二舅妈来了也没发觉。

随即,荀柏言目光一转,不由大吃一惊。

“???”

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间,不是自己房间又会在哪?

眼前的人分明就是二舅妈梅兰湘呀。

真是怪事。

想当初梅兰湘的爷爷原本是一方地主,伟大的土地革命斗地主后人人平等,梅兰湘父亲用她跟二舅胡二狗换了一头耕田黄牛。

好一朵知书达礼的鲜花,竟然插在了胡二狗这种狗子上。

顺理成章,梅兰湘成了荀柏言的二舅妈。

两人结婚十余年,未生一子,梅兰湘便视荀柏言如己出。

所以荀柏言记得很清楚。

“这!”

“这?”

荀柏言无力的小手颤抖地指着上铺的木板床。

“慢点,慢点。”梅兰湘一只手扶起荀柏言,一只手将枕头竖起放在荀柏言背后。

“二舅妈,你怎么在这?我.....”荀柏言记得才买的新房,还没来得及宴请亲朋好友,按理二舅妈不可能知道自己的住处才对。

况且,真的不是幻觉,自己为何出现在别人房间?

昨个夜店被抓?

“瞧你问的多新鲜,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在哪?再说你病的那么重,我不请假照顾你能行吗。”

梅兰湘心疼道:“你这傻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跟大姐一样,太要强了,像你二舅那个憨憨都知道工地太辛苦不去,偏你一个十八岁的小孩要去遭那罪。”

什么重病?

什么工地?

我是老板呀,打哪门子工?

这到底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

“到底谁干的?”

荀柏言没有回话,而是上下打量着,只见二舅妈还跟十六年前一样,是那么年轻,那么美丽动人。

“你这孩子,傻傻地看着我干嘛。”二舅妈微笑地摸了摸荀柏言的头。

这次荀柏言更加确定是二舅妈梅兰湘无疑,在妈妈的九个兄妹中,也只有二舅二舅妈对自己那么好。

荀柏言拍了拍晕眩的头,环顾四周良久。

只见房间不大,除了自己躺的木床外,屋内还放着一台七八十年代的旧电视机,墙上挂着jay的《范特西》海报。

what?

周杰伦?什么鬼?

挂历上显示为2005年3月14日。

看屋内的装扮,倒真跟当年二舅妈租的单间有点像。

只不过现在是2021年,二舅妈应该在老家照顾小孩才对。莫非是二舅妈在跟自己开玩笑?或是得知夜店被抓前来相救?

不对,不对。

要是玩笑,那玩笑就开大了,救人也不可能,老家相隔鹏城800公里。

“二舅妈,今年是哪年?”

“2005年,怎么了?”

“2005,2005,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狗血我不喝。”荀柏言缓缓下了床,摇头换脑站在镜子前。

“你这孩子莫不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吧,不是狗血,是你最爱喝的玉米排骨汤。”舅妈急忙伸手摸了摸荀柏言的额头。“没发烧了呀。”

镜中,荀柏言穿着一双白色回力帆布鞋,一条皱巴巴蓝色牛仔裤,上衣穿着的则是件白色廉价寸衫。

特别那八字头发型,格外显眼。

现在看来,这身搭配也太low了,想当年,混江湖的哪个不是一头黄。

镜中的一身装扮,是荀柏言当年高中毕业后,从老家到鹏城打工时穿的,照片现在还存在荀柏言的qq相册中。

荀柏言看着镜中稚嫩的自己,再回头看了看年轻的二舅妈。

“就这样重生了?”

好不容易买的房买的车就这样没了?

“no!”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