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2)

润玉的胸口,有一处伤疤,我却从不知晓。

与他走的越近,我才越发觉得,自己对他知之甚少。

我一向是个自私的人,在爱情中尤为如此。

然而,他却一次又一次的救我,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护在身后。

指尖轻触过他胸口那处疤痕,他忽的从床上坐起来,将一截滑落的衣襟拉起。

我无法看见他渐红的脸色,但所触之处,余温尚存。

“这就是……你所说的面目可憎吗?”我抬头看他,隔着衣服去感受那里的凹凸不平,不自觉的弯了弯眉眼:“我不觉得丑。”

他越发羞窘了,按住我作乱的手,堂堂天帝陛下,却连几句情话都经受不起。

也是了……也许这几千年来,他从不曾听过如此的情话。

“觅儿……”润玉握住我的指尖,低头看我,眼底似星空璀璨,我以为他有话要说,可他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出手,挡住了我渐渐温热的眼眸。

漆黑一涌而来,脑中闪过一丝的慌乱,可那温热的唇一旦触了上来,心里却平静了。

“觅儿……”他低低呢喃,修长的指尖滑过腰际,冰凉与火热相触,激起我一阵悸动。

“小鱼仙倌……”我微微睁开眸子,一滴泪从眼角滑落,透过指缝的余光,看见他眼中的晶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