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1 / 2)

我想将金丹送交给魔界的卞城公主,她与凤凰是挚友,果不其然,当她看见我的时候,恨不得上前将我碎尸万段,是润玉挡在了我的面前。

卞城公主指着润玉骂道:“天帝陛下弑父杀弟,还有脸来我们魔界吗?水神仙上杀了我凤兄,我要替凤兄报仇。”

润玉将我护在了身后,周身气息清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卞城公主若不想要这九转金丹去救你的凤兄,大可现在就动手。”

“九转金丹?”卞城公主蹙眉,有些疑惑的审视着我们,润玉运起仙法,将那放着九转金丹的匣子送到她的手中。

“你们……真的是来救凤兄的?”她追问道:“锦觅,那你为什么要杀凤兄?”

我不知如何作答,事到如今,我却还不知道我爹爹死于何人之手,可有一件事,却是明明白白,再无任何错漏。

“若是凤凰醒了,麻烦公主帮我带一句话给他。”

“什么话?”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若是他非要问我为何杀他,那便是他母债子偿。”

“锦觅……”

“觅儿……”

卞城公主和润玉几乎同时唤了我一声,我叹息,转头握上润玉的手,轻声道:“我们走吧。”

……

润玉消了施在昙花上的法术,它们又如平日一样,白日幽闭,夜晚盛放,我酿了一壶桂花酿,坐在石桌前上月,天边的彩虹桥依旧。

栖梧宫的凤凰花已经枯萎了,花开两季,一季缘起、一季缘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