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说好的安全呢?...)(1 / 2)

前面说她资质还勉强可以,后面又嫌她太糟糕。玩她呢?

曲悠脸色不太好看:“前辈此言何意?”

玄冥神色仿佛有些别扭:“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不会害你。”

曲悠神色转冷:“晚辈考虑考虑。”不害人……谁害人还提前打声招呼呢?

玄冥终于察觉出几分不对,不解:“有什么可考虑的?我合体期的修为,难道还教不了你这个炼气期吗?”

曲悠婉拒:“承蒙厚爱,前辈修为太高,教导晚辈,是大材小用。”

玄冥愕然。这丫头知道合体期的教导有多珍贵吗?竟然拒绝他?

曲悠将擦得半湿的旧布扔回储物袋,随手拽出一根布条,三两下将长发束起,然后道:“若是前辈别无他事,晚辈就告辞了。”

玄冥顿时皱眉:“我让你走了吗?”

曲悠想了想,道:“前辈可是担心那不知在何处的高阶材料?但晚辈确实对其一无所知。晚辈居所沾到味儿的东西已被您销毁了,晚辈也沐浴多回尽力清洗,倘若前辈依然不满意,晚辈也别无他法。”

玄冥:“。”

曲悠以为他依然不满,忙又补充:“晚辈所用肉类,皆是在临江城购买,晚辈可将地址——”

玄冥摆摆手:“跟你买的肉没关系。”

曲悠:“?”

玄冥轻咳一声:“这事过去了,你别管就是了。”

曲悠轻舒了口气:“那就好,那晚辈便告辞了。”

玄冥皱眉:“告什么辞?你想去哪里?”他敲了敲石桌,“不管你答应与否,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无功不受禄。”曲悠礼貌但疏离,“晚辈的事会自行处理,不敢劳动前辈大驾。”

玄冥盯着她:“难不成……你觉得我教不好?”

曲悠头疼:“前辈,外头修为低的人遍地是,您何苦——”

玄冥懒得跟她车轱辘话,直接打断她:“我现在去趟卧虹山,把那边搞定了,以后你就专心跟着我。”起身,掏出这套院子的木牌,朝她一抛,“在这里等我。”

曲悠下意识接住,愣了愣:“不是,前辈——”

一阵风过,面前已没有了人影。

曲悠:“……”

她是想脱离卧虹山,可也不想出了虎穴,又入狼窝。

玄冥的态度转变得太突兀,肯定有问题。

虽然她觉得玄冥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皮子底下打得什么主意?

她孤身一人,还是多加小心较好。

曲悠摩挲着手里木牌,思考片刻,果断出门。

在聚灵阁复杂的后院里左拐右绕,转了半天,曲悠才找到充当前台的小楼。

柜台后还是那位店小二。

看到她,小二眼睛一亮,热情地凑过来:“姑娘,院里是不是缺点什么? ”

曲悠问:“提前退房能不能退钱?”

“……啊?”

曲悠拿出木牌:“我们这院子开了不到一个时辰,一块上品灵石可以租住一天,那我现在退房,能不能只算一个时辰?”

小二:“……抱歉,姑娘,就算只是进去洗个澡,只花一刻钟,我们聚灵阁也得收一天的钱。”

曲悠:……她还真是进去洗澡的。

她又问:“那我若是再开一个房,能给我些优惠吗?”

小二不解:“为何如此麻烦?若是现在这处院子住着不舒服,小的可以给您换一套,不需要再花钱的。”

“不是。”曲悠抿了抿唇,直言道,“我要租一间最低阶的房。”扫了眼他后墙上挂着的木牌,“就丁字房。”

小二愕然:“丁字房?”他脱口而出,“尊主阁下怎能住丁字房呢?”

曲悠:“……他已经走了。”

玄冥的外形实在太明显了,在大屿城几乎无人不识。他既然不加掩饰,自己也没必要替他遮掩。

“……哦。”小二忍不住偷偷打量面前人,忍不住猜测,尊主阁下竟然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那方面是不是不太行啊?

正飞往卧虹山的玄冥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就是老四说的感染风寒?”

玄冥这边如何不说,这厢,曲悠还在与小二打商量。

“一间丁字房,一个月租金只需要一百块下品灵石,我租两个月,一共两百块。如今我们这间上房还剩下十一个时辰,我也不需要你退钱,你按照价格差,将这甲字房剩余的时间,给我续成丁字房的租期里,如何?”

多年贫困,让她早早学会精打细算,面子问题,在金钱面前,微不足道。

小二有些为难:“这个,聚灵阁从未试过这样换房换时长啊……”

曲悠理直气壮:“从未试过不代表不可以。你现在腾出这套甲字房,指不定待会就能租出去,赚更多上品灵石,不比空置十一个时辰强?再者,我现在换成丁级房,你又多了一百块下品灵石。一边多赚上品灵石,一边多赚下品灵石,怎么想都是赚的吧?”

小二有点被绕晕了:“谁知道这甲字房什么时候能租出去啊?”

曲悠见他意动,再加一筹码:“尊主阁下住过的房,你就算把价格往上抬几倍,也必定不愁卖。”

小二犹自挣扎:“可是,尊主阁下会不会,不高兴啊?”

“大哥,别可是了。”曲悠使劲忽悠,“我可是跟尊主阁下一块儿过来的,我都站在这儿了,他怎么会有意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