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姘头)(1 / 2)

未等曲悠开口说话,摔出去的黎耀尘呻yin一声,挣扎着爬起来,瞪着这位不速之客,怒道:“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动手?”

杀马特大哥讶异:“你不知道自己是谁?那我更不知道了。”

黎耀尘一哽,转头看向淡定站在门口的曲悠:“曲悠,这是你从哪儿招回来的野男人?你师父尸骨未寒,你就做出这等不忠不义、玷污宗门之事,你对得起你师父吗?”

被称为“野男人”的杀马特大哥翻了个白眼:“你——”

曲悠却开口了:“师兄多虑了,师父他老人家都坐化了,再怎么对不起他,他也不知道。”

杀马特大哥“噗”地笑出声。

黎耀尘脸都黑了:“怪不得装贞洁,合着是攀上高枝,勾搭上狗男人——啊!”

杀马特大哥一脚将他踹出两丈远:“小杂碎说什么呢?”

这一脚比方才那一下重多了,黎耀尘足足在地上滚了几圈,将将稳住,便吐出一口鲜血。

杀马特大哥犹嫌不足:“啧,还以为多能耐呢。”

殊不知,就是个菜逼。曲悠暗乐,心里帮他补了句。

黎耀尘涨红了脸。但他不敢硬刚。

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第二次他防备着,依然看不清楚这人的动作……说明这人的修为,起码比自己高一阶。

他咽下到嘴的咒骂,忍辱道:“我卧虹山虽不是什么大门派,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你今天在卧虹山闹事,不怕与卧虹山为敌吗?”

杀马特大哥摸摸下巴:“确实挺怕的。”

黎耀尘一喜——

“万一卧虹山全是孬种,没人找我打架,怎么办?”

黎耀尘差点又吐血。

“你是谁?”他捂着胸腹,惊疑不定地看着杀马特。

杀马特:“你这人怎么回事?一会儿问你是谁,一会儿问我是谁?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黎耀尘:……

曲悠掩唇,勉强压下那股笑意。

黎耀尘却没错看,登时怒不可遏:“曲悠你身为卧虹山弟子,竟敢勾结外人侮辱本门师兄弟?”

杀马特大哥挑眉,跟着望向曲悠。

曲悠那点些微笑意已然褪去,她淡淡道:“师兄说的是,待会我定向掌门师伯负荆请罪,和盘托出。”

重点:和盘托出。

黎耀尘阴恻恻:“想告状?小小外门弟子,想见我师父?”

“这样吗?”曲悠神色愈发冷淡,“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黎耀尘皱眉。

杀马特大哥已经不耐烦了:“说完了吧?说完赶紧滚。”

黎耀尘:……

杀马特大哥扬起拳头:“不服气?”

黎耀尘:“……你且等着!”捂着胸腹跃开数丈,转瞬离开。

目送其狼狈逃离,曲悠的心沉了几分。

“好了,别看了。”杀马特大哥已然转回来,“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曲悠:……差点忘了这位也是来找麻烦的。

杀马特大哥仿佛才看清楚她的脸,仔细打量她片刻,道:“现在这样不挺好嘛,做什么把自己折腾得丑兮兮的?”

曲悠:……故意的吗?刚什么情况看不见?

她轻咳一声,转移话题:“方才多谢前辈解围。”怎么说这人也间接帮了自己。

杀马特大哥不以为意:“看不惯那小子满口喷粪罢了。”脸一沉,“别说那些虚的,你这小丫头,修为低,胆子倒是不小,连本尊也敢骗?”他跑了趟霞光城,压根没找到什么前门小巷,更没有所谓的“妖兽铺”……他便知道自己被骗了。

曲悠默然。这不是,事急从权嘛。

不过,“本尊”一出,便知这位哥们不打算隐瞒身份,甚至,可能是打算拿身份压她……

杀马特大哥冷哼:“若非本尊早有所料,在你身上下了追踪咒,岂不是白白让你跑了?”他将拳头捏得嘎达响,“本尊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清楚,你这身味儿哪来的?”

那股气闷感又涌上来了。曲悠顿了顿,道:“实不相瞒,肉是在临江城买的——”

“打住!”杀马特大哥打断她,“同样的套路,还想再来一次?你当本尊是傻子吗?”

曲悠:“……临江城距离此处不到三十里。”

杀马特大哥嗅了嗅:“你这里的味儿比在大屿城还重,还拿灵肉糊弄本尊?东西放哪儿了?”

曲悠:“……不可能,晚辈压根没有高阶材料。”

“看本尊挖地三尺将其找出来。”杀马特大哥抽了抽鼻子,腾身而起,飞越屋子,直扑后院。

曲悠一怔,连忙追过去。

待她跑到后院,杀马特大哥已经在打量她那不足一亩地的小菜畦。

他甚至还踩进去,揪起一株巴掌高的菜苗,闻了闻,然后嫌弃地扔掉。

曲悠看着他大脚板下的几株菜苗,心里默念:打不过,打不过。

杀马特大哥接连揪了几株,眉头越皱越紧,然后抬手——

他动作一顿,不期然想起一双泛红的眼睛。

回头看了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曲悠,他挠了挠乱糟糟的蓝发,转身,走过来。

“前辈?”曲悠看看菜畦,又看看他,不明所以。

杀马特大哥翻过手,朝她做了个抛掷的动作。

曲悠下意识伸手。

冰凉之物落入掌心。

她低头看去。是块通体晶莹的方形玉石。

“这块上等灵石,足够买下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杀马特大哥问。

这就是上品灵石?曲悠惊喜地捏着玉石。有了这块上品灵石,她就可以……

她定了定神,压下激动,抬头:“前辈,你要买什么?”她看了眼菜畦,“要是买菜,一百块下品灵石就够了,你这个我找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