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无与伦比的....疯?(2 / 2)

吃电,充电,这种诡异地理由他们倒想不出来,但围绕电力局修了圈电网,甚至设立了明暗哨,这就是明确表露“分手”意愿。

最近,

夜间竟然开始有暗部的身影出现在电力局附近了,频繁的断电终于还是引起了村子的警觉,禾急最后一次去偷电,就差一点被发现。

好在他拥有“天眼”能够提早一步避开,然而,终归是不能再愉快地玩耍了!

也罢,

就当做一段露水姻缘吧,

长远发展,

还是得广插旗的!!

实验室就不列入考察名单了,蛇姨虽然啥也没说,但这两天看自己的眼神明显又多了丝不明意味的兴趣,还是不撩拨他了。

而且,

距离,

上“手术直播”就剩下3天了,可以消停一些了。

院长准备完全,自觉这一套准备的术式,足够应对日向斑这个丧心病狂的重症病患了。

禾急闭目坐在书桌前,天眼般的视角中俯瞰着整个屋子,能够看见自己嘴角咧开成“蛇牌”笑,他现在越来越习惯这种微笑了,显得诚意十足:

“日向斑,你放心,治疗会顺利的~”

“.....”在操场上蹂躏木人桩的日向斑莫名地感觉脊背发凉。

“禾急,吃糯米丸子么?”

御手洗红豆推门走进来,她每天都努力向禾急推销糯米丸子,乐此不疲地被拒绝,也不晓得这算是精神疾病类的哪一种。

禾急蹙眉,她觉得小姐姐领会错了那副“海报”的意思,鲁迅先生说的99%的努力是学习,而不是用99%的努力来推销糯米丸子,这件事真的与努力无关。

“不吃!”禾急拒绝的斩钉截铁。

红豆不以为意的自己吃掉,接着随口提了句,

“日向斑脑子不太正常,虽然大蛇丸老师的面子很重要,但你也别死撑,被印上笼中鸟,大蛇丸老师未必没办法帮你解开,要是死了.....”

红豆还是不相信禾急能够赢下三天后的擂台赛。

“不用担心,我会治好日向斑的!”禾急淡淡道。

“我担心日向斑?我tm...明明是怕你死得太快,大蛇丸老师都救不回来啊~”

红豆无语,她现在知道小师弟为什么理论课都是0分垫底了,这理解的水平必挂无疑啊!

你知道,

奈良家的小银币在学校里私设赌盘么,赌你在擂台上的生死么~

赔率达到惊人的137比1,是因为有137个人参与并押你死,只有1个人押你活,那唯一的一个还是宇智波带土那只万年傻缺啊~

“你有话要跟我说?”禾急注意到小姐姐欲言又止的样子。

红豆哪敢说,她怕禾急被气的原地爆炸,连忙使劲摇头。

“我要出去一趟,另外明天开始,我准备回学校上课了。”禾急一边往外走,一边嘱咐红豆转达给大蛇丸老师。

这条蛇最近神神秘秘的,老是不在实验室宅着,也不知道,大白天的又去哪里鬼混了。

“回学校上课?”

红豆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三天后你是生是死都难料,还回去上个屁的课啊~是死前想摘掉“学渣”的帽子么,还是想学习下遗言怎么写?

“嗯....术前我需要亲自再给病人做一次面诊,毕竟,日向斑是个病入膏肓的患者,不能仅凭你拿来的病档就下达治疗方案,我要更慎重一些。”禾急解释道。

我给你的病档?那是什么玩意儿?

病患指的是日向斑?什么病?还有....那医生,你该不是在指你自己吧?

红豆心里瘆得慌,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禾急感染了了,患上了理解障碍症,否则,她为什么一个字都没能听懂呢?

看着红豆沉默不语,禾急只当对方应下了,毕竟,小姐姐平时就总表现出一副“我都听懂了”的姿态,一向很理解自己和大蛇丸的意思。

“明天去上课,那你现在去干嘛?”红豆看着禾急走远的背影,赶忙追问。

“出去找个地方演练一下技能,虽然理论上,我的身体都已经掌握了这些技能,并且已经在脑子里模拟了许多遍,但保险起见,我需要实际验证一下。”

走廊里残留着莫名其妙的话语,红豆怔怔地看着禾急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喉咙发堵咽了口吐沫,

“完蛋了,小师弟压力太大,好像已经被逼疯了,我得赶紧去告诉大蛇丸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