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被套路,心累(2 / 2)

“我打算收个弟子!”

“谁?”

“宇智波家的一个小鬼,却开出了一对白眼,是个异类呢~”

猿飞日斩瞳孔猛地收缩,余光瞥见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一份报告,报告是从忍者学校抽取后,并经过暗部的核查补充,最终形成一份全面严谨的分析报告呈递在他的办公桌上。

报告的主角叫作宇智波禾急,通篇的分析围绕一个主题结论,即,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渣,毫无才能,除了不知缘由的开启了一对白眼,并引起了日向和宇智波家的纠纷。

事情,已经得到妥善的处置.....该人已经被运送入大蛇丸的实验室,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会成为分解的零件儿!

猿飞日斩眉头蹙成疙瘩,有些费解地盯着大蛇丸,那意思仿佛是说,这跟报告上的结论不一致啊,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黑尸专业户的名声不打算要了么?

据他所知,这位弟子可是有着严重的“恋尸癖”,二战期间木叶捡回/活捉的敌对分子,大多都被他打着假公济私的幌子,中饱私囊掉,....直到二战结束,大蛇丸掏空了木叶监狱的家底后,还时不时地出村打些“野味儿”,贴补实验室的耗材,这次怎么转性了,到手的“合法”材料反而不要了?

何况是,宇智波家主动送上门的“珍稀”材料....这个阶段的大蛇丸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对村里人下手,至少,猿飞日斩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

一个成绩吊车尾的弟子收来干嘛,解剖掉冷藏,不香么?

大蛇丸也不过多解释,就静静地看着猿飞日斩自行脑补,他这个老师什么都好,就是太要面皮,非要维护住火影“伟光正”的人设立场。

简直就离谱....实在是想太多!

这件事,被压在桌子底下,猿飞日斩还能假装老眼昏花看不见,然而现在,被自己的学生给“揭发”出来....猿飞日斩就只剩下呵呵了。

换成别的老师可能会无能狂怒,但是,猿飞日斩更习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这就是收下一个天才弟子的悲哀,这么多年来,他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宇智波和日向那边?”

沉默了足足半晌,猿飞日斩才重新管理好表情,他清楚大蛇丸的脾性,他既然敢来跟自己提这件事情,就说明,这件事情对方基本已经做成了。

“宇智波同意了,事情就彻底摆到明面上来了,日向也就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了?”

大蛇丸冷笑,木叶说虽说是两大名门,但实际上,木叶的政策导向因为志村团藏的存在,一贯表现为压制宇智波,扶持日向....

所以,说难听点,宇智波被村子视为不稳定因素,但终归是靠自己打出来的最强王者;而日向那就是年年拿着扶贫政策的妈宝男,虽然对外也是王者号,但骨子里是火影一系给氪金代练的“淘宝号”!

大蛇丸就代表火影的态度,宇智波再一同意,这就相当于火影爸爸跟叛逆儿子联手了,妈宝男敢龇牙说半个不字,脸给他扇烂~

猿飞日斩大有深意地盯着大蛇丸,他和志村团藏坚持的铁血政策不同,他更喜欢用怀柔的手段来处理矛盾,尤其是在针对宇智波一族的问题上,他向来更愿意做出适度的退让。

让大蛇丸收一个宇智波的弟子,当作,村子释放善意的信号,也不是不可以~

到此刻为止,猿飞日斩依旧认为大蛇丸收下宇智波禾急仅是出于政治上的“联谊”,而并不认为,他桌子上详尽的调查报告会出现错误,一个吊车尾本身还能有自己的附加值?

“日向家对白眼看得很重,你的身份代表火影一系的态度,不能够搞得太僵!”

猿飞日斩嘱咐了一句,这也就代表他同意了大蛇丸的意思。

大蛇丸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转身就准备离开,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他可没功夫留下来跟个精力过剩的糟老头子搞什么仪式感。

“刚才看见的画面,要保密....尤其,不能告诉自来也啊~!”

大蛇丸摔门离开,门上的锁芯晃荡着滚落下来,然后,声音却好似留在原地幽幽地回荡着:“知道了,老师要传给下一任火影的嘛,自来也他不配拥有~桀桀!”

猿飞日斩看着仿佛被酸液蚀透的锁芯,若不是看在大蛇丸每月进贡的蛇酒的份儿,他一定休了这个孽徒!

把水晶球藏好锁在柜子里,今天没兴致办公了....

真的,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