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前往茅山(1 / 2)

第二日,天色大亮。

李岩三人,便收拾好了一切,准备出发。

赵副官辛苦了一夜没睡,仍旧过来送别,让人找了辆马车,将李岩三人送上了车。

随行的,还有小道士古生。

这家伙昨日报信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今天一大早才出现在住所门前。

几人上了马车,晃晃悠悠,出发了。

一路之上,古生老神在在,盘腿打坐,倒也不说话。

文才和秋生,难得出趟远门,兴奋不已,话倒是不少,一直在唠嗑。

李岩与他们闲谈了几句后,也有些累了,索性也没说话。

……

茅山一脉,共分为南茅、北茅。

北茅创立最早,早在张道陵张天师开创天师道之初,便存在了。

不过,那时的茅山,隶属天师道旗下上清宗坛,并不作为独立的门派存在。

一直到后来,道门内部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分分合合,最终茅山才完全独立出来。

至于南茅,为葛洪所创,也就是那留下九字真言的老家伙。

这家伙是个鬼才,早年间还当过官,学儒的一把好手,年纪轻轻熟读各类儒家学说,才华横溢,后来又入了医道。

最早的医道,源于道门五术,接触医道,就避免不了接触道门的学说,久而久之,这家伙发现,学道真特娘的过瘾,阴阳五行几个理论,一玩能玩好几天,够绕够烧脑,加上他天赋极高,时常炼些小药丸出来。

后来,入了道门之后,彻底隐入深山,专心炼丹。

所以,论起丹道,葛洪绝对算得上是个老祖宗,修为成就恐怕不在张天师之下。

全真一脉,虽号称丹修过人,内外两丹同修,但相比之下,却不见得有葛老爷子当初的成就高。

张道陵张天师当年窝在山里头炼丹,一不小心,炼出了旷世奇丹,丹成而龙虎现,于是便把那座山,称之为“龙虎山”。

皇帝老儿都震惊了,与人斗那么长时间,没见过这么牛批的,万一真的呼风唤雨,乱朝祸政怎么办?

皇帝老儿生怕张天师搞事情,连忙给了册封,“天师”一称,便留在了张家。

不过,张天师所留下关于丹药的著作却不多,估摸着藏着掖着,只给自己子孙后代留,外人知之甚少。

但葛洪老爷子不一样,留下著作惊人,传播甚广,早期还被东瀛一点胡的小蛮夷给抄了去,九字真言也抄错了,自然关于丹药的炼法也没抄明白。

所以到后来,这东瀛的道学不三不四,阉割得不能再阉割,发展出了什么忍术之类的鬼玩意,关于道门五术,更是不得其解,勉强剩个医道还保留着,至于其他的山、命、相、卜基本打了水漂。

南茅山的影响力,相对来说,就比北茅大得多。

尤其是南宋之后,更是如此。

早期的北茅,几乎是可以抗衡天师道的存在,也曾搞过大事,当年搞了个神仙排序,将原本的太上老君,排到了后头,将元始天尊排在了第一位。

其实,道门自古以来,都奉太上老君为尊,所谓的“太上一气化三清”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元始天尊说白了,只是老君化出来的三清之一。

可偏偏后来这道门大乱,北茅想要巩固统治地位,以元始天尊法脉自称,联合了一些大成修炼者,重新定位排序,弄了个《真灵位业图》出来,据说就是陶弘景老爷子干的,将元始天尊排在了第一。

虽说后来拨乱反正了,但深受北茅影响的一批顽固派,后来一直认定元始天尊就该比太上老君牛批。

所以到后来,类似于一些民间里头,例如什么《封神》之类的,都将元始排在了第一。

南茅的影响力,在民间更广,沿海一代的民间法教,都被影响了。

就连南洋的降头术、苗疆蛊术等等巫法,有一部分施法原理,也是借用了南茅的理论体系。

这也跟葛洪老爷子有很大关系,写了一大堆的著作,反正也不藏着掖着,大家一起看,一起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