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生最巅峰也最不相信爱情的时候遇到了他。他神秘莫测,暗黑狠绝,却可以像忠犬一样的匍匐在我脚下,给我倾世的柔情与浪漫……我以为,我有多么的高傲,多么的不可侵犯,后来才发现,在他面前我不过也只是个虚荣缺爱又可怜的女人而已。可是,当我真正入了戏,却发现他所有的温柔不过是为我挖的一个巨大陷阱,一步步将我凌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