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震惊帝都的盛世婚礼,到头来只是场报复。

她为了爱飞蛾扑火,到最后爱到家破人亡,被他亲手送进监狱。

“傅席宸,你不爱我可以,割了我的肾也行,可为什么不肯放过孩子,不肯放过我?”

可他却依然不肯放手,步步紧逼,画地为牢,只为箍她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