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一件事,就是嫁给了唐以默。只是我以为的荒唐,早在18岁那年的春风里就写好了答案…… 婚后三年,他将我宠到了骨髓时,他儿子的妈妈却回来了。“唐以默,我们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