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时候,沈眉山很喜欢穿校服,即便那是整个市里公认的最丑的校服。

但那也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共同情侣装。在沈眉山心里,那是属于她和温酒的情侣装。

长大后的沈眉山,从没想过那样一件雪白的大褂穿在曾经不可一世的温酒身上是那么的合身。随着他的步伐掀起的衣角匆匆掠过她的眼角,惊扰了她毕生的欢喜。

温酒烫眉山,灯火入眉弯。

温酒,我可还能入你的眼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