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到1945年。这几十年的时间里,有的人名垂千古,有的人遗臭万年。至于我们呢,我们是小人物,史书上不会出现我们的名字。我们是国民党军统下一支特殊的队伍,是专门执行国民党内部头号机密谍报任务的组织。我们是来自地狱的刽子手,我们终究还会回到地狱。我们是一群身着蓝衣长衫,眼戴墨镜的杀人专家。从第一次刀口舔血开始我们就开始了痛苦的自掘坟墓的一生。